谢思炜:杜诗的自我审视与表现

  • 时间:
  • 浏览:2

   自传性是杜诗的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基本特点。按照某些学者的意见,中国自序文体中塑造的自我有“为世排除之我”、“与众异质之我”、“众中杰出之我”、“劣于众人之我”、“想往只有之我”等各种类型,在总体上又与着重于被委托人内在变化的西方“忏悔式”自我有着明显不同(注:参见川合康三《中国の自传文学》(创文社,1996年版)等。)。作者与自序文体不同的诗型自传中的主人公,杜甫在诗歌中是怎么能否自我审视的?杜诗中自我表现的特点是哪些地方?这是杜诗研究的课题之一。

   一

   可能性诗与散文的区别,诗型自传与自序文体所表现的内容有对应之处,也有相异之点。中国的自传诗或诗型自传主要以文人咏怀记事诗(长篇的或组诗的)形式老出,你你这一 诗体一般来说更需用展示你你这一 较高层次的精神追求,或慷慨,或幽愤,或玄远,或飘逸,基本上不从“劣于众人”或“等同于众人”你你这一 深度1来塑造自我。即便如陶渊明,说他隐逸平淡也好,说他豪放也好,并只有真把被委托人写成农夫,本来处处表现出不同流俗。但与自序文体例如的是,在自我形象塑造中最有意义的并也有表现自我的与众不同,本来表现自我所经历的非同一般的人生痛苦和矛盾冲突。在诗歌领域里,自蔡琰的《悲愤诗》以下,人生外在经历的重大变化往往是激发优秀作品产生的最直接因素;而诗因其抒情特点,与散文相比,更便于深入展现诗人的内心世界及其矛盾痛苦。在杜甫后后,庾信的诗赋作品就比较充分地表现了由身仕异国而造成的内心痛苦,表达了十分强烈的愧疚和自责之情。也恰恰是庾信,在诗歌主题和自我形象塑造上对杜甫有着重要的影响。

   就时间性而言,诗型自传不同于自序文体之存在于它从不只采用人生总结那我你你这一 形式,往往也是随着诗人的成长自然完成的你你这一 创作,能只有像日记一样随时记录诗人的日常感受和思想变化。可能性诗人足够诚实坦白,并有足够多的创作,在人生总结性的自序文中被省略或有意无意遮掩的某些思想过程就可能性在系列性的诗型自传中清楚展现出来。杜甫首先在系列性的创作数量和有幸保存的程度上,超过了后后的诗人;而他又有足够的反省意识,因而能只有以足够数量的创作展现出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相当删剪的自我审视的变化过程。可能性说某些诗人因创作条件和习惯所限,只在特殊时刻才关注被委托人,并只有在诗中为被委托人定下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调子,杜甫则在一生创作中始终关注被委托人,并在自我审视的变化中不断改变并富于被委托人的调子。在唐诗人中,可能性就诗人自我的“高大”而言,杜甫亲戚亲戚大伙说赶不上李白;但就自我形象的富于和细腻而言,则杜甫明显超过了某些诗人。然而遗憾的是,你你这一 富于性往往被当成完美性,杜甫在后人眼中成了几乎完美无缺的“诗圣”,被化简为“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你你这一 理想的化身,多调的诗人变成单调的了。嘴笨 ,不不我真的从杜诗的阅读经验出发,谁都能感觉到,杜甫身上仍保持了盛唐思想纷杂的时代特点,他走的路很长,写到被委托人也很全面、很真诚,他诗中的自我绝非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纯洁无瑕的道德完人。清人说:“诗圣推杜甫,若索其瑕疵而文致之,政自不少。”(叶燮《原诗·外篇》)早就承认你你这一 点(文致他的人也嘴笨 有,如称“只有闲言语道出做甚”的宋儒)。简单地说,杜诗的前半部写出了他怎么能否向道德自觉发展,其中也常常伴着诗人的反省自嘲;后半部在道德自觉后后,又时时变换深度1审视和拆解你你这一 自觉主体。因而,杜诗中的自我具有相当的思想深度1,也显示出相当的繁复性和多面性。

   在杜诗的前半部中,自我描写实际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文于投赠诗中的自我炫耀和自我哀怜。自我炫耀与自序文体的自炫性一脉相承,然而也是初盛唐干谒之风的直接反映(注:参见葛晓音《论初盛唐文人的干谒法子》,收入《诗国高潮与盛唐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自我哀怜虽有乞怜和伤直的一面,但其中的反省意识和廉耻尚存之心却所含你你这一 新的自我认识的可能性。《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其中“致君尧舜上”的夸张言谈属前者,作为呼告的“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则属后者。因绝望于你你这一 可怜处境,一并也是为了换你你这一 法子把自炫发挥到极致,诗人曾一度表现出你你这一 强烈的人生否定情绪,甚至对“儒术”也提出质疑:“相如逸才亲涤器,子云识字终投阁。先生早赋归去来,石田茅屋荒苍苔。儒术于我何有哉,孔丘盗跖俱尘埃。”(《醉时歌》)这差只有来太少本来李白《将进酒》的翻版。可见,杜诗中的自我那我按照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盛唐时代亲戚亲戚大伙可能性习惯的轨道下滑:由自我膨胀急剧走向幻灭。然而,反省意识的加深以及社会观察视野的扩展和下移,却及时阻止了你你这一 下滑。真正的道德自觉即存在于其后诗人的社会批判中,以《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这篇作品作为总结。从这首诗来看,你你这一 自觉也有两方面涵义:一方面他由被委托人苦难联想到社会苦难,运用孟子推己及人的法子,经历了你你这一 感情发现和人性自觉,道德使命感大为加强;被委托人面经过一番反省自剖,他对被委托人的现实处境也有了更清醒的认识:“顾惟蝼蚁辈,但自求其穴。胡为慕大鲸,辄拟偃溟渤?”(注:此数句历来解释分歧,“顾惟”为自念、自谓之义,唐人用例夥矣,杜诗亦有“顾惟鲁钝姿”(《寄题江外草堂》),故“蝼蚁辈”实为诗人自指。参见殷孟伦、袁世硕《杜诗名篇中哪多少词语的训释问题》,《文史哲》1979年第2期。)这是对被委托人的无力卑微和无济于事处境的深刻自省,而这恰恰是此前各位唐诗人只村里人 不不面对的事实。在数年前所作《赠李白》中,杜甫可能性通过对李白的劝慰表达了例如的反省意识:“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正是你你这一 对被委托人那我欣羡的盛唐前辈行为法子的反省,促成了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新的诗人自我的产生。然而,就在你你这一 起始点上,它的涵义也是双重的:一方面,按照后人的道德解释,他在道德上的神圣化便由此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文;但被委托人面,他又由此堕入平凡人生,唐士人也由此摆脱了过分的自我夸张意识。

   二

   在上述自我审视的变化中,杜诗在内容和修辞、风格上存在了某些根本性的变化。这里要谈的是其中的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方面:穷愁生活的描写,与之相关的修辞上的用拙以及具有反讽原困的戏谑风格。正是这三方面,使杜甫与王维那样的“桂冠诗人”和李白那种不可一世的“诗仙”明显区别开来,也使他与他后后的“盛唐气象”明显区别开来。

   穷愁描写作为自我哀怜的内容,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文于长安时期的投赠诗。从你你这一 描写中能只有引出你你这一 思想涵义:一是所谓“君子固穷”(《论语·卫灵公》),这是先秦以来儒家的你你这一 精神传统,固穷守节,虽穷而不坠其青云之志,陶渊明最好地体现了你你这一 精神;二是士阶层或贵族没落者地位下降所带来的由圣而凡的思想变化,不得不正视被委托人的卑微处境。在投赠诗如《奉赠韦左丞丈》中,对穷愁的哀怜在自我炫耀的呼告下,更多地表现为无奈,并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文具有你你这一 自嘲原困;而在《咏怀五百字》中,穷愁生活内容便成为诗人推己及人思想存在的必需环境和基础,一并也成为诗人正视被委托人的具体表现,具有了决定作品思想分量的重要意义。此后,随着战乱爆发后诗人生活的进一步恶化,上述你你这一 思想涵义便贯穿、发展于删剪杜诗之中。

   宋人说杜甫“一饭未尝忘君”,这是由前一层思想涵义升华而来的,也是王朝危殆而亟须稳固的现实要求于诗人的。杜甫不能将“固穷”气节与忠君政治原则和道德自觉统一于一身,在思想趋向上迥异于陶渊明等隐逸诗人,乃是可能性他对历史变化的深刻洞察:“群雄竞起问前朝,王者无外见今朝。比讶渔阳结怨恨,元听舜日旧箫韶。”(《夔州歌十绝句》)你你这一 “前朝”所含了陶渊明存在的时代,已删剪不同于“王者无外”的唐代现实。在你你这一 历史变化下,“流落饥寒,终身未用”的遭遇和诗人在这方面的有意渲染,具有了你你这一 新的思想意义:穷愁不再本来你你这一 被委托人遭遇,本来时代状态的聚集;“固穷”本来再是你你这一 洁身自好的被委托人操守,而与新的道德追求联系在一并。杜诗这方面的描写给亲戚亲戚大伙留下了深刻印象,宋人一再说他“寒饥不自存”(宋祁《淮海丛编集序》)、“多穷愁”(江端礼《节孝先生一句话》)、“杜甫一生愁”(见《桐江诗话》,与“许浑千首湿”作对)。其中尽管也有揶揄成分,但更深度1的同情和感慨仍是主要的。古今诗人命运不济的本来,韩愈、白居易、欧阳修都举出了一大串,但在上述思想史的意义上,杜甫无疑代表了你你这一 新的诗人类型。韩、白、欧阳等人还是着眼于诗人命运与创作成就的关系(可能性亲戚亲戚大伙被委托人也有某些例如感受),由此引出了“诗人例穷”、“诗能穷人”、“穷而后工”等一连串大议论。而另你你这一 所含反论原困并更为流行的论调:“国家不幸诗家幸”(赵翼《题遗山诗》),更强调了时代环境的作用,事实上在国家不幸之中自然所含了诗人命运的不幸,更全面地说明了穷愁不幸的遭遇与你你这一 富于拯世热情的诗歌创作之间相反相成的关系。

   被委托人面,杜诗的穷愁描写也标志着唐诗审美追求上的明显变化。杜甫是着意在诗里写穷愁,李白顶多写政治挫折带来的痛苦,王维等人更从不说了。从初盛唐诗一路读下来,亲戚亲戚大伙只有不感觉到你你这一 明显变化。于是,打苏轼后后后后刚开始 英文,“蹇驴破帽”(《东坡集》卷九《续丽人行》)便成了杜甫的标准像。宋人的以下描写更极尽渲染之能事:“想见此老乱发垂耳,零雪沾须,目注橡栗,步追狙公,其厄穷流落之态,于一倚楼顷,周视山川溪谷,尽付其悲”(毛滂《东堂集》卷九《行藏楼记》)。从你你这一 意义上说,你你这一 题材和形象变化是现实的“反映”,是诗人命运变化所带来的。但只有在你你这一 历史条件下,在杜甫这里,也可能性上方所说的思想原困,亲戚亲戚大伙的审美观念才可能性改变,打破题材上的禁忌,把传统上认为过低“美”、过低诗意的东西当成诗的重要主题。此后孟郊、贾岛等人便专门在诗中写穷愁,开出唐诗一派。你你这一 审美追求的变化最直接地反映了唐诗人自我审视的变化,杜甫乃至更多贫寒之士不再讳避被委托人在出身、社会地位乃至生活状态方面存在的劣势,本来以此来反证被委托人的人格、道德、不能方面的优越,向社会和有权有位者提出抗议。当然,亲戚亲戚大伙能只有说,在杜甫后后陶渊明早已开了先例。但陶在当时不被时尚承认,也只有引起时尚的变化。事实是,亲戚亲戚大伙在承认了杜甫、认识了杜甫后后,甚至是在习惯了孟、贾诗风后后,才承认了陶渊明。于是,陶、杜二人在宋代一并被奉为诗歌美学的极致。

   从杜诗接受来看,对你你这一 审美追求的承认是相对滞后的,不不也从未得到一致首肯。在很长时间内,写穷愁以及与之有关的“近质”仍是亲戚亲戚大伙议论的问题:“子美之诗词,有近质者。如麻鞋见天子,垢腻脚不袜之句。所谓转石于千仞之山势也,学者尤效之而过甚。”(王琪《杜工部集后记》)杜诗在当时不甚为人称道,为众多选本所弃,恐怕这是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重要原困。它与《河岳英灵集》等所代表的审美观念,嘴笨 迥然不同。宋初杨亿不喜杜诗,谓为“村夫子”(刘攽《刘贡父诗话》),大慨也是可能性你你这一 审美观念上的隔膜。欧阳修亦不喜杜诗,宋代不少人嘴笨 难以理解,想来原困也只有在这里,可能性他也说过“孟郊贾岛皆以诗穷至死,而平生尤自喜为穷苦之句”(《六一诗话》)。甚至到苏轼,对杜诗的你你这一 面仍有所保留,曾批评:“如学是杜诗,得其粗俗”(《东坡题跋·书诸葛散卓笔》)。这和亲戚亲戚大伙说“郊寒岛瘦”、批评孟诗“出辄愁肺腑”(《读孟郊诗二首》)也是相联系的。即便在杜甫成为“诗圣”后后,拿你你这一 点来奚落他的仍代不乏人(当然,也是可能性以上哪些地方地方人在思想上与杜甫有明显差距)。看来大慨从诗歌接受来说,你你这一 内容和风格嘴笨 有不利之处,不容易变慢博得亲戚亲戚大伙好感。读杜诗“难入”,原困盖在此。

   三

如前所述,杜诗只有突出穷愁从思想上讲有它的道理:杜诗的忠君忧国恰恰在你你这一 穷愁处境中才显示出它的特殊分量,显示出充分的韧性和后人不得劲欣赏的执着精神:杜诗的你你这一 精神又不仅对君上,不不对下层,恰恰在你你这一 穷愁处境中仍保持你你这一 悲天悯人的情怀,表达了你你这一 博爱精神,以《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所表现的最为感人。这是生活处境的真实反映,也是诗人精神境界的自然流露,只有任何虚伪成分。然而,在诗歌中表现穷愁又必然面临有一有有一一有一个修辞转化的问题。正像富贵者必华丽、深情者必缠绵、志大者必豪放、超旷者必清幽一样,“固穷”者如非有意做作,在修辞上便是“近质”或“拙”。但你你这一 拙,在前代并未成为你你这一 明显的修辞意识;也本来说,是被排除在文学修辞风格之外的。杜诗是怎么能否突破你你这一 修辞禁忌而形成你你这一 新的修辞意识的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145.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5001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