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子诚:我们为何犹豫不决

  • 时间:
  • 浏览:0

   程光炜先生建议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讨论近年当代文学研究的变化(转向)。是原应工作的关系,对近年 来当代文学的论著读过不少,之后 原应要对“变化”做出有根据的归纳,并无把握,都还能能 全是限的了解谈其他印象。

   首先,当代文学的关注点好像处在了其他转移。记得20世纪60 年代初,教育部在大学 中文系现当代文学的课程设置上,采取了有本身“分别对待”的“政策”:现代文学被称 为“中国现代文学史”,而当代的则命名为“中国当代文学”。这里中有 的信息是原应有 另八个方面,一是“当代文学”还都还能能进入“史”的描述范围,“经典化”的工作为时尚 早。另一则是,“中国当代文学”既有历史考察的方面,全是现状研究、批评的方面。 在我的印象里,在60 年代,甚至90年代初,学校的教师、学生,大都把热情投到对文学 现状的关注上。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撰写的文章、递交的论文,大多和现时的文学大疑问有关。那时,没 有有几该人会对当代文学的“历史”感兴趣,即使论及,也全都我作为展开现实大疑问的背景 因素。这几年却其他不同了。召开了专门研讨“十七年”和“文革”文学的学术会议, 有的刊物设置了专栏,其他论著和丛书已出版或正在筹划之中。而在学校里,也纷纷作 起“历史”的题目。《红旗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赵树理、《收获》、 《文艺报》、“革命历史小说”、“红色小说”、红卫兵诗歌、样板戏……,以及延安 的文学运动、秧歌剧等等,均成为“热点”。以我的经历说,在这两年,“动员”学生 写现状批评、研究的论文,和60 年代“动员”学生研究当代文学的“历史”,是同样困 难的事情。粗粗一想,真会处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样的感慨。是什么年“ 疲软”的文学,已都还能能吸引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的注意力什么时间?还是在变化了的、错综复杂的现实头上,我 们已变得迟钝,抛下了关注现实的热情,和做出反应的能力?有本身“转移”的“合理性 ”有多充分?

   当然,关注当代“历史”,说起来并全是一件坏事。所谓当代历史,通常指的是上世 纪的60 至70年代,也全都我“十七年”换成“文革”这60 年。对待这段历史,普遍性地存 在着有本身对立、有时又相混杂的立场。正如戴锦华先生所说,这“被种种的断裂说所切 割的前60 年,成了一处特定的禁区与弃儿,在种种‘比喻’与‘修辞’间膨胀,又在各 色‘官方说法’与沉默不屑间隐没。当代史由是而成了不断被借重并绕过、在众声喧哗 之中分外沉寂的时段。”(注:戴锦华《面对当代史》,《当代作家评论》60 0年第3期 。)今天,情况表已有了其他改变: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发现当时人既能对种种“比喻”和“修辞”保持警 惕,也现在开始英语 英语 能对“沉默不屑”有所反省了,都都还能能以较为“冷静”、“学理化”的最好的土办法来 “面对当代史”了。这无论如可应该看作是有本身“进步”。

   前60 年的“当代史”都都还能能进入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的“视界”,原应当然是多种多样的。现今的“学 术”是原应全是有本身皓首穷经的事业,也会有有本身和流行文化相类的逻辑,有另八个“时尚 ”的大疑问。时尚原应多变,经久已难以不衰。换成“现代文学”和“新时期文学”的 话题,是原应说得够多了,可不需用拓展的空间有限(跟我说虽然这么)。原先,寻找开垦缺陷的 “生荒地”就理所当然。原先原应是,近些年,似乎具备了“有效”谈论有本身时期文 学的“知识准备”。“欧美思想界近60 年来深入反省‘现代化’理论和‘现代性’叙事 的思想成果”的在中国知识界的传播,对“现代性”的矛盾、分裂和悖论的形式的论述 ,便从当时人面“开启认识中国文学现代性之门的钥匙”(注:旷新年《现代文学之现 代性》,见《现代文学与现代性》,上海远东出版社1998年版。)。“在中国发现历史 ”(注:[美]柯文《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现在美国的兴起》,北京,中华书局1 989年版。)的努力,其结果是,在现代文学方面,“发现”了众声喧哗、充满魅力“晚 清文学”的现代性(注:王德威《被压抑的现代性——这么晚清,何来“五四”?》,《 想象中国的最好的土办法》,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版。),也“发现”了从延安到当代的“反 现代的现代性”的“文化先锋运动”(注:唐小兵《<再解读>代导言: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如可想象历 史》。《再解读》,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20世纪60 年代所描述的中国 现代文学的“整体性”(注: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提出的“20世纪中国文学”的概 念,陈思和提出的“中国新文学整体观”。),由此再次出现 了分裂。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认识到,“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再也难以简单地用中心与边缘、主流与逆流、进步与反动等二元对立的模式来结算中国 的现代文学”(注:旷新年《现代文学之现代性》,见《现代文学与现代性》,上海远 东出版社1998年版。)。有本身“整体性”的破损和分解,不仅让“通俗文学”理直气壮 地“登堂入室”,让20世纪的“旧体诗”进入“现代”的文学范畴,我希望也为“召回” 60 —70年代文学提供了理论最好的土办法:它们曾因意识价值形式的(“政治工具”、“意识价值形式宣 传品”)和文学性的(非文学)理由,受到轻蔑和放逐。

   今天,对于“当代”的革命文学,以及对20世纪“左翼文学”(注:我在《中国当代文 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和其他文章中,用“左翼文学”的概念来概括现代中国 具有有本身统一价值形式的文学思潮和创作成果。有本身做法受到有的学者的批评。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认为, 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左翼文学”的概念有特定内涵,指的是60 年代前期左联时期 的革命文学,这已成为研究界的共识,不应将这概念泛化。有本身批评是有道理的。不过 ,我尚未找到有本身更最少的概括最好的土办法,只好虽然原先使用。)有本身流脉的重新关注,也 中有 了对现实社会大疑问焦虑的出发点。60 年代主张或同情“回到文学自身”的学者,到 90年代真诚表达对“人文精神”的衰落的忧虑,全都我这方面发出的最早信号。之后 ,又 有对作家要关怀现实的呼吁,有“无产阶级写作”(注:孟繁华在他的论文中提出了这 一观点。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或许不应从概念的严实性,而可不需用从表达的情绪、意向上,来理解其具有 的积极意义。)的提出,有对具有批判活力的文学的呼唤,期待“批判的艺术会找到它 焕发活力的场所”(注:韩毓海《中国当代文学在资本全球化时代的地位》,见《知识 的战术研究:当代社会关键词》,中央编译出版社60 2年版。)。“批判的艺术”,也 全都我质疑“合理化成为观察世界唯一淬硬层 ”的艺术,全是“从文本到文本的封闭循环” ,全都我“作家变革自我和变革世界的双重实践”的艺术。在20世纪中国,有本身“艺术” 在其他后后中有 “左翼”的倾向和色彩。因而,在今天,对有本身文学的“历史”所作的 重新审察,就不完整版是有本身自恋式的“怀旧”,而具有思考现实大疑问的动机。有本身追索 和审察,自然包括有本身文学在它的过程中曾有的失误,它的自我损害,和它在当代的“ 异化”。

   近年当代文学研究的另一变化是,为了都都还能能“有效”地阐释“当代史”,也为了使“ 当代文学研究”成为有本身“学术”,能尽快进入“学科体制”,研究者的态度和最好的土办法出 现了明显的调整。“批评”和“研究”的界限被强调。不少研究者全是努力和即兴式、 随感式处在理大疑问的态度保持距离。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乐意听到的,是“回 到历史情景”、“触摸历史”,是“将历史历史化”,是福柯的“还原历史语境的‘知 识考古学’”,是陈寅恪的“对于古人之学说,应具了解之同情”,是把对象当作客观 、独立的对象,把注意力放置在对象内部逻辑的发现;是外理强烈道德判断的加入和对 研究方向的支配;是对概念、大疑问作挥发化、本质化理解,转变为把它们看作是历史构 造之物……对于当代文学的历史,有本身最好的土办法上的变化,可不需用称做从“内部研究”到侧重 “内部研究”,或从“启蒙主义”到“历史主义”的偏斜。

   有的学者指出,在从通才的时代进入专家的时代后后,文学家(包括文学研究者)仍保 持有本身“特权”: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敢于对别人的大疑问乱插嘴,靠的却恰恰是当时人的‘这么最好的土办法’ ”(注:孙歌《把握进入历史的瞬间》,《学术思想评论》第2辑。辽宁大学出版社1997 年版。)。事情确是原先。不过,在当代中国,更加普遍的大疑问却是,谁都可不需用对文学 和文学研究“乱插嘴”。有一次,作为中央电大当代文学些 科“指导小组”成员,我和 谢冕先生参加教材审订会。审订的有会计学、市场营销、近代史等课程。讨论时,谢先 生和我自然都还能能洗耳倾听的份。最后轮到讨论当代文学史了,未等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开口,史学家、 会计学家、市场营销学、统计学专家,便纷纷在“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是外行,说的不一定对”的开场 白后后,对作家评价、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以及是原应产生的社会效果等等,发表意 见。相比之下,文学教授和研究者是最这么“学问”的了。而当代文学研究者又处在这 些混饭吃的人的最底层。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的“这么最好的土办法”,“不严谨”,不仅受到别的学科的学者 的怀疑,我希望为治古典文学、治现代文学的所轻视。有本身尴尬的处境,和摆脱“这么学 问”的评价的“焦虑”,推动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展开了让当时人严谨、深刻起来的努力。

   最好的土办法、态度的调整,它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在当代文学大疑问和文学史研究上,再次出现 了若干有“新意”的成果。最少是,以“当代”为基点的视角和关注最好的土办法,与20世纪60 年代确立的以现代“经典”为基准的视角和最好的土办法,形成了对比,全是是原应展开对话。在 今天,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的界限是原应淡化,研究领域的上溯和延伸已成为普遍大疑问。 不过,这虽然单纯是“拓展”的具体最好的土办法的不同,在其他情况表下,它表现的是视角、“ 立场”上的差异。从有本身意义上说,“当代文学”在其他研究者那里是原应消亡,在另一 些研究者那里仍然处在。不同视角、立场的对比、交锋和是原应的互相渗透,肯定会对20 世纪中国文学的研究提供活力。

   近年当代文学研究,从研究者的心理、态度上说,在有的人那里,则好像是变得越来 越不自信,我虽然矛盾重重,对事情常常犹豫不决。记得在1997年,参加谢冕先生组织的 “批评家周末”,讨论文学批评和研究的现状和大疑问。当时,跟我说到陷于“矛盾之网” 中的困惑,并用了“大疑问的批评”有本身不太符合汉语习惯的说法。之后 ,写当代文学史 ,对遇到的大疑问的感受更加尖锐。1999年春,钱理群先生给我看他的一篇文章。我便在 另八个纸片上,把什么怀疑和困惑写给他。钱先生写过《雄厚的痛苦》,讲述唐吉诃德和 哈姆雷特的“东移”。虽说钱理群对这另1当时人物全是同情,但在我的印象里,他的禀性 中有 更多的唐吉诃德的成份:理想主义,浪漫激情,果断,目标明确。全都,当时写这 些文字,从“潜意识”上说,最少是希望他能指点迷津。什么文字我这么留存,再见到 它们时,是被引在钱先生的文章里。其中说,“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搁置评价,包 括审美评价?是原应说,有本身‘价值中立’的‘读入’历史的最好的土办法,可不需用外理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的完整版 大疑问?”“各种文学的处在是一回事,对它们作出选用和评价是另一回事。而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据以 评价的标准又是什么?这里有好坏、高低、粗细等等的差异吗?是原应全是作为文学史,而 是作为文学史,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对值得写入‘史’的最好的土办法又是什么?”“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在不断地质询、颠 覆那种被神圣化了的、本质化了的叙事时,是全是也要警惕将当时人的质询、叙述‘本质 化’、‘神圣化’?”我希望,“是全是任何的叙述全是同等的?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是是否应质疑一切叙述 ?……在一切叙述全是历史局限性的判定之下,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是是否会走向犬儒主义走向抛下道德 责任与逃避必要的历史承担?……”(注:钱理群《读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后》,《 文学评论》60 0年第1期。)这么等等。(重新读这段话,什么大疑问依然处在,但谈论问 题的最好的土办法,包括使用一连串的排比性问句,却其他当时并未意识到的“矫情”)。待到 想听钱先生的意见时,他接着全都我:“这也正是我也这么想清楚的。”在另一篇文章, 他又说,在60 年代,自信,毫无顾忌,旗帜鲜明,而现在,脑子里充满了“大疑问”和“ 疑惑”,“……无法说出我到底‘要’什么,我追求、肯定什么。径直说,我这么属于 当时人的哲学、历史观,也这么当时人的文学观、文学史观。我希望,我无法形成,最少是在 短时期内无法形成对于20世纪中国文学的属于我当时人的、稳定的、具有解释力的总体把 握与判断,我当时人的价值理想全都我一片混乱。”看起来,不顾一切的唐吉诃德,也变得 犹豫不决、矛盾重重了。但钱理群先生说得好,“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都还能能等一切想清楚了再去研究和 写作。这是另八个这么完结的不断思考与不断探索又不断质疑的过程。”(注:《矛盾与 困惑中的写作》,《文学评论》1999年第1期。)他把有本身不间断的自我反思,当作另八个 知识者的品质和必然遭遇来理解。

   有本身种困惑、矛盾,是原应仅仅限定在“学科”的范围内,这么,它们是原应是:在认识 到“文学”的边界和特质的历史流动性后后,今天,文学边界的确立是是否必要,又是是否 是原应?力求理解对象的“内在逻辑”,抑制“启蒙主义”式的评判和道德裁决,是是否会 原应为对象所“同化”,而抛下必要的批判能力?文学研究者在逃避“这么理论”、“ 这么最好的土办法”的责难中,向着严谨的科学最好的土办法倾斜的后后,是是否也一同原应放弃鲜活感 ,和以文学“直觉”最好的土办法感知、发现世界的独特力量?换句话说,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是是否应该完整版以 思想史和历史的最好的土办法去外理文学大疑问和文本?而让让我们让让我们让让我们 在寻找“知识”和“最好的土办法”的努力 中,终于有是原应被学术体制所接纳,这后后,自我更新和反思的要求是是否也我希望冻结、 挥发?

   几年前,读过孙歌谈竹内好和丸山真男的一篇文章,有语句留下极深的印象。她说 ,“在另八个这么危机感的社会里,文学的最好的土办法比知识的最好的土办法更容易暴露思想的平庸”, “知识”尚可不需用掩盖那本源性的“第一文本”的缺陷,而文学家则“两手空空后后最容 易暴露大疑问意识的贫乏与肤浅”(注:钱理群《读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后》,《文 学评论》60 0年第1期。)。从根本上说,我的矛盾和犹豫不决,与对有本身点的体认相关 。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332.html 文章来源:《南方文坛》(南宁)60 2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