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士:韩寒崇拜,以及我们的反思

  • 时间:
  • 浏览:5

   可能忙于过年生活,我这样 花很多的精力关注韩寒事件,以及支持和反对双方的争论,原以为事件变慢就会平息,没想到过完年韩寒励志的话 题仍是热点,日后随着众多名人的参与似乎越发有意思起来了。这哪好多个不得劲出乎我的意料。

   我想,并都有那先 事都时要有铁板钉钉的证据不能下结论——骗子在得手日后日后该有那先 确切的证据,这俩 人 被骗的铁证往往是被委托人的钱财可能被骗走了。我虽然,这俩 事只时要根据常理分析,再打上去这俩 经验和判断力就能得出被委托人的结论,没必要非得看了结局才恍然大悟,另一四个 是这样 可能这样 一回事。我认为韩寒事件日后这样 。日后我没想到,随着这俩 人 的质疑深入,韩寒竟这样 一四个 令人信服的解释。反日后越证明暴露的漏洞很多,倒是证明了言多必失这句老话非虚。

   有一四个 大大问题 很是耐琢磨,为那先 有这样 多精英人物(现在时髦的说法是“公知”)一四个 一四个 地出来为韩寒辩解、助阵?为那先 ,那先 “公知”反对、批评对韩寒的质疑,竟不惜以从这俩 人 的信任而取得励志的话 语权为赌注?难道作为“公知”领军人物的韩寒真的是不能倒掉吗?韩寒所暴露的那先 疑点,难道不能用“少年天才”的名头傲慢地抵挡质疑吗?韩寒父子那先 自相矛盾的说辞,难道不能通过“有组织的倒韩”类式说辞所处政治正确的制高点来搪塞吗?

   事实上,韩寒的显赫名声,以及因之所产生的韩寒崇拜大大问题 ,与那先 “公知”们的吹捧(这俩 吹捧励志的话 可说是极其肉麻的)是分不开的。或许,知道了这层关系也就很难理解这俩 人 现在的表现了,但这跟我说并都有韩寒事件的真正大大问题 。我认为,真正值得关注的大大问题 有以下哪好多个方面:

   第一,为那先 那先 学者们,要把一四个 不能初中文化水平,日后是七门功课不及格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捧为思想家、公共知识分子、自由民主战士、意见领袖?以至于,这俩 人 在韩寒事件中的表现被网民视频称为“公知集团全军覆没于韩战”。

   所谓“公知集团全军覆没于韩战”会对中国网络舆论产生那先 样的影响呢?这确是值得深思的。

   那先 年,在网络上形成的对政府批评的声音,也日后“反对的声音”会我很多 受到这次“公知”们表现的影响而一蹶不振 民间的支持,日后该变得可疑起来?对此,有网民视频担忧“他们想利用韩寒事件打击公知群体”。我想这俩 担忧是有道理的。但大大问题 是,这俩 “公知”是被委托人主动参与进来的而非被卷进来的——并这样 网民视频让这俩 人 公开发表观点和评论。可能,真的是“他们想利用韩寒事件打击公知群体”,那也只好接受这俩 现实,这俩 人 毕竟不能可能担心这俩 就不质疑这俩 人 ,由着这俩 人 混淆视听、信口开河。

   我非常赞同刘松萝先生的励志的话 :“韩寒崇拜,是中国知识界的耻辱。”我认为,从这俩 意义上讲,“公知集团全军覆没于韩战”好的反义词坏事,还或许很有积极意义和警示作用。可能,这俩 人 能通过这次事件协会不盲从,协会独立思考,协会倾听不同意见,另一四个 甚至还不能 说它是收获颇丰。

   第二,作为韩寒得以获取“公知”身份的那先 时评文章究竟有多高的思想价值呢?又有多深刻的见解呢?众多网民视频在热捧韩寒的日后,是否 盲从呢?当这俩 人 盛赞“一四个 标点符号就能引来几十万点击量也不能韩寒能做到”的时后,这俩 人 是否 该好好反思这俩 偶像崇拜可能带来的危害呢?这俩 人 是否 意识到,这就愿因着着被委托人的头脑可能被掏空,可能说已被成功地洗了脑了呢?

   可能我始终对韩寒的时评不太关注,虽然想找不到其有哪好多个可圈可点之处。另一四个 断断续续看了的几篇文章,留给我的印象是,他喜欢说俏皮话,很机灵。但我被委托人对类式看似深刻的俏皮话是不太认同的(在日后的文章——题目暂定为《从易中天到韩寒,及伟大的阿Q精神》——中我会举例说明为那先 )。很多我想对总是关注时政的网民视频提一四个 小小的建议:并不太关注、欣赏、追捧那先 看似深刻的俏皮话。可能追捧那先 俏皮话,即使这样 这俩 那先 坏处,离米 会影响你被委托人去深入思考大大问题 。并不以为骂政府就一定是正确的。监狱中作奸犯科的罪犯也会骂政府,那先 贪官污吏一边贪污一边也在骂政府。要知道,在中国还有另一四个 一句老话,“打是亲骂是爱”,而近来还有“小骂大帮忙”之说。

   第三, 作为时评家的韩寒,为那先 这样 多年,很少听到对他的反对的声音?是这样 还是被压制了?据我所知,反对的声音是有的,日后它们被压制了,而压制对韩寒的批评的恰恰都有政府(离米 细胞层上看找不到)日后这俩 人 广大的网民视频。

   这俩 网民视频,在看了批评韩寒的文章就会用“借名人上位”“这俩 水平给韩寒提鞋都有配”等等打击批评者。不过这还是相对文明的。过分这俩 的就会说,“SB”“弱智”“白痴”“问候你全家一个女人”等等,可说是极尽恶毒语言。当然这俩 大大问题 ,并不日后表现在对韩寒的批评大大问题 上,事实上,批评任何一四个 有影响力的名人都有有另一四个 的遭遇(对此,我是深有体会)。在这次“方韩大战”中,双方都有类式手法。

   试想,一四个 批评者遇到另一四个 的情况,他的情绪难道我很多 受到影响,继而影响到他继续批评?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人毕竟不你都能不能 总是受这俩 侮辱,因而都有放弃这俩 批评。然而,少了批评的声音不就只剩下对偶像的赞扬和膜拜哪年?从这俩 意义上讲,韩寒崇拜不日后这俩 人 广大网民视频被委托人造就的吗?这俩 人 是都有应该好好反思这俩 压制不同声音的行为了呢?

   第四,可能这俩 人 以更高的视角看待那先 年的偶像人物,就会发现一四个 清晰的脉络,或丑陋、或卑鄙、或下流、或奸诈、或无耻、或无知、或无德。代表人物有唐骏、赵本山及小沈阳、范美忠、芙蓉姐姐、罗玉凤……,及现在这俩 人 揭批的韩寒,比文革期间的反潮流人物张铁生、黄帅等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日后,日后是官方树典型,现在是这俩 人 这俩 人 崇拜偶像。而人类所应有的品格,如:善、良知、道德、尊严、勇气、美反都成了笑料。

   日后,从过去的“读书无用论”到现在新的“读书无用论”与反智、反潮流思想的流行是这样 的合拍。其中的奥妙是那先 呢?难道这不值得这俩 人 深思吗?

   相对开放、自由的互联网,为那先 不能进行正常地讨论?为那先 丑恶大大问题 能被推崇?除去官方限制的因素,作为普通网民视频的这俩 人 被委托人是都有也该好好反思了呢?

   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904.html 文章来源:选举与治理网